臨近春節,在外漂泊的億萬年輕人將踏上歸鄉的旅程。相對於父老鄉親很高的期待,“沒臉回家”成為一些年輕人的感受。通過現有報道和調查數據來看,農村大學畢業生群體有成為社會“夾心層”的趨勢(12月24日《人民日報》)。
  農村大學畢業生游走在城市和鄉村的夾縫地帶,成為“兩不管”“兩不靠”的弱勢群體。在教育改變命運的周期性加長、顯示度下降的當下,他們一方面承載著出人頭地的家庭期望,另一方面卻又難以在短期內實現人生突破;在單一化的社會評價體系下,農村大學生遭遇身體和精神的雙重痛苦。
  教育資源分配不均衡、區域發展不平衡,讓農家子弟在高考中處於相對劣勢地位,導致重點大學農村生源減少。在一個習慣用財富來衡量一段生活好壞的時代里,沒有優越家庭背景和豐厚物質財富的農村大學畢業生,為了更好的生活,不斷地奔波。他們所遭遇的,不僅有制度壁壘,還有人為的藩籬——城市難以融入,鄉村難以回歸。農村大學畢業生一方面承受著難以“向上爬”的堅硬現實,另一方面也承受著“寒門驕子”情結帶來的沉重心理壓力和負擔,成為名副其實的夾心層。
  紓解夾心層的艱辛和悲情,說到底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。不論是從“弱勢補償”的角度提高農村生源就讀重點大學的機會,還是創造一個公平正義的就業環境,抑或糾偏不切實際的、渴望一步登天的寒門驕子心態,只有多方合力,農村大學畢業生艱苦的人生才會多一些希望和溫暖。
  湖北 楊朝清/教師
  (原標題:沒臉回家)
創作者介紹

壁球

lw48lweu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