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爾濱西客站站前地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微信公號“哈西執法局”4日推送一則通知,內容是前來該市檢查相關工作的13人團隊照片,並附上編號,要求執法隊員對照片進行辨認,一旦發現檢查組成員,第一時間彙報。這些照片攝於室外,13人均身穿便裝在走動,疑為偷拍。
  這條信息於當日下午被一名哈爾濱網友截圖發上微博,不過很快刪除。之後該微信公眾號也將此前推送的暗訪通知消息刪除,並推送了一條新內容,全文為“緊急通知:今天上午發佈的消息僅限中隊內部掌握,切勿外傳!”
  對此,該局負責人解釋說,通知信息由內部相互轉發而來,具體來源及真實性並不明確,他們也只是內部掌握,並不對外,目前正在追查網上被公開的原因。有媒體報道稱,該局稱系工作人員誤操作,將內部通知發上了公號。
  據報道,哈爾濱最近召開了應對相關檢查的會議,並要求全市上下大力發揚眾志成城、銳意進取、奮力拼搏、敢於勝利的精神,以鍥而不捨的決心和信心,在“大考”中取得優異成績。
  (1月5日南方都市報報道)
  網絡熱帖 >>>
  豈能如此迎大考
  將暗訪組成員照片在微信上曝光、附上編號,並要求“一旦發現,第一時間彙報”,顯然暗訪組本身也已“被”暗訪——早就被當地城管暗中盯上了。
  如果僅僅站在應對檢查的角度來看,這一“暗訪”暗訪組、密切盯梢暗訪組成員的做法,或許確實很有效、也很“高明”,不僅有助於“在大考中取得優異成績”,而且深得“將計就計”的兵法精髓。然而,在城管人員的暗中盯梢、提前“佈防”下,暗訪檢查組勢必很難掌握原汁原味的第一手真實情況、檢查效果必然大打折扣,而所謂“暗訪檢查”,勢必也會在無形中名不副實。
  但是,以如此“暗訪”對付暗訪組的迎接檢查招數,無疑是一種典型的形式主義,涉嫌“弄虛作假”。很明顯,如果被檢查的城市,當真有足夠的底氣、自信完全“經得起暗訪檢查”,又何須擔心暗訪組的暗訪,乃至處心積慮、如臨大敵地提前盯梢“暗訪組”?因此,合乎邏輯的事實真相只能是,面對檢查暗訪,當地相關管理部門內其實是沒有什麼信心和底氣的,而當地的相關工作事實上經不起嚴格的暗訪檢查。
  面對暗訪檢查,一些部門熱衷於採取“華而不實”的招數,弄虛作假進行應對,這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,如為應付衛生城市暗訪檢查,濟南眾多餐館突然關門歇業,等等。不難發現類似的情況幾乎是一種通行的做法,所謂的暗訪也就成了“形式主義應對形式主義”的鬧劇。
  如何有效避免這類形式主義?從反“四風”角度,不斷加強和強化相關作風建設,當然是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方面,除此之外,更重要的還在於,進一步在制度建設的源頭,反思和改進現行各種城市管理檢查評比活動背後的體制機制。目前評比機制主要由政府主導、完全按行政化邏輯運行,本身就很容易滋生形式主義。一方面,一個城市是否需要參加某種檢查評比或“大考”,往往並不是市民內在訴求的結果,而只是政府行政申報的結果;另一方面,一個城市是否有資格通過某種檢查評比或“大考”,並贏得相應的頭銜,同樣也不由當地市民“說了算”,而取決於外來暗訪檢查人員行政化評比。
  試想一下,如果相關的城市檢查、“大考”,並不依賴於暗訪檢查,而是真正充分“以人民滿意為標準”、“自覺接受群眾評議和社會監督”,那麼地方城管部門又何須在意暗訪檢查,甚至暗訪“暗訪組”。 張貴峰
  鏈 接 >>>
  盤點應對暗訪“奇招”
  1、 2012年2月27日,陝西省山陽縣寇家溝村,一片白花花的地膜地非常壯觀,翻開土地,根本沒有馬鈴薯種子。為迎接有關部門參觀馬鈴薯種植示範,想出這種糊弄檢查的辦法。
  2、2012年3月中旬,安徽省宣城市某景區工地上突然栽滿大片油菜,寧國市、績溪縣、郎溪縣也相繼出現“移栽油菜”的怪現象。郎溪縣國土局副局長稱,此舉為了讓天上的衛星拍到,讓上級知道我們切切實實整改了。
  3、2013年1月13日,廣東揭陽一所政府福利院大樓被挪作他用17年,為應付檢查,民政官員臨時借用孤兒。
  4、2014年7月4日,濟南數百家個體經營的餐飲店鋪大門緊閉。當時創辦衛生城市的暗訪組要來檢查,濟南怕小店鋪影響市容而決定臨時關閉店鋪。
  5、2014年7月28日,哈爾濱市通河縣清河林業局文化中心將體育場的彎道修成直角。工作人員解釋說,前陣子有領導來檢查,時間緊迫來不及鋪設彎道區,直接將直線跑道鋪在彎道上。  (原標題:暗訪組被暗訪,評比成活鬧劇)
創作者介紹

壁球

lw48lweu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